当前位置:xmqg.cn娱乐成蕙琳
成蕙琳
2022-09-11

成蕙琳个人资料

成蕙琳(1935年-2002年),朝鲜电影演员,是金正日的第二任妻子。她比金正日大六岁,前夫叫作李平,与金正日生有儿子金正男。

金日成反对这桩婚事,在金日成的干预下,成蕙琳不能作为金正日夫人在公众场合露面。后来,成蕙琳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在20世纪80年代前往莫斯科接受治疗,此后她一直在莫斯科过着舒适的生活,直到2002年因病在莫斯科去世。

成蕙琳个人经历

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金正日在父亲金日成举办的晚会上,见到了高英姬,陷入热恋。高英姬是一位舞蹈演员,1953年出生于日本东京,后来迁往大阪,在1960年随父母从日本前往朝鲜。高英姬的父亲是出生于韩国济州岛的旅日朝裔,后来成为日本著名的柔道选手,曾经为金日成表演过柔道。

跟成蕙琳相比,高英姬的情况其实差不多。高英姬也是演员,而且社会关系也很复杂。但是,金日成对金正日的这一婚姻未加反对,因为高英姬一家从日本回朝鲜定居,属于"爱国侨胞",而且高英姬比金正日年轻11岁,不像成蕙琳比金正日大6岁,何况高英姬未婚,不像成蕙琳那样已经嫁人并育有一子一女。

成蕙琳人生大事

1968年7月18日

金正日初次登上白头山(谣传中的"出生地")长女金惠敬出生和同学的大嫂(成蕙琳)相遇。

1969年3月

金正日任党组织指导部副部长,和成蕙琳同居。

1970年10月

金正日任党宣传煽动部副部长(主管文化艺术),和洪一茜离婚,强迫成蕙琳的丈夫李平和她离婚,成蕙琳怀孕。

1996年成蕙琳流亡国外。

背景资料

2002年成蕙琳因病在莫斯科去世。2007年6月左右,36岁的金正男结束了在海外的生活返回平壤,并在朝鲜劳动党的组织指导部工作。据成蕙琳的姐姐成蕙兰透露,成蕙琳生子以后一直过着隐居生活,她也陪同妹妹一起和妹夫共同生活了近二十年。成蕙琳后来去了莫斯科,在那里治疗精神紊乱症,六十岁时在莫斯科逝世,成蕙琳全家逃往韩国。

相关人物

成蕙琳的姐姐成蕙兰第一次见到金正日,是在1971年5月10日的清晨。29岁的金正日让成蕙兰坐进一辆宽大的黑色汽车,向她解释他已经和她的妹妹成蕙琳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叫金正男。于是她知道了当时"朝鲜最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彻底打乱了她的生活。

1976年,在金正日的坚持下,她搬进了金正日的家庭帮助抚养已经5岁的金正男。因为怕泄露身世,金正男不能去上学。成蕙兰的丈夫在一次车祸中丧生,所以她就把自己的一对儿女带到了这个新家庭,正好给金正男作伴。随行的还有她的母亲,她曾经是朝鲜官方喉舌──《劳动新闻》的高级编辑。包括成蕙兰在内的任何人,都无法确证金正日与成蕙琳是否秘密地举行过婚礼,或者选择了免除一些公开的形式,为他们的秘密生活保密。但可以肯定的是,金正日无法承担将新家庭公诸于众而带来的高昂代价,因为这会招致父亲的反对。

出于传统观念,金日成肯定会强烈反对金正日与成蕙琳的婚事,因为成蕙琳比金正日年长6岁,而且是有夫之妇,但当时在金正日的要挟下,成蕙琳与前夫离了婚。金日成在1994年与世长辞,他一直没有发现他的长子在1970年与成蕙琳组建的这个特殊的家庭。金正日是个狂热的电影迷,而成蕙琳又是当时朝鲜一名著名而漂亮的影星。因为共同的爱好,他们走到了一起。同时,成蕙琳也在这场婚姻中融入了另外一些意图,即希望借此减轻她家庭的政治压力。她的父亲本来是一个富裕的韩国地主,因为信仰共产主义迁居到了朝鲜,但他却在朝鲜被当作敌对阶级而遭受迫害。但成蕙兰说,政治因素只是她妹妹考虑的问题之一。她妹妹真心爱金正日,并且因他从小就失去了母亲而倍加呵护他。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金正日对成蕙琳的热情渐渐消减,开始移情别恋,并且至少与两个女人建立了家庭。

但是,成蕙兰与她妹妹的自由却仍在不断减少,因为金正日仔细安排了她们的日程,以避免与他生活中的其他女人碰到一起。对于成蕙琳来说,生活变得很悲惨。成蕙琳担心,金正日哪天一发怒,就会把她丢在街头不管了。感觉到日益失去了金正日的宠爱,她就幽居于在莫斯科拥有的一处住所内。在那里,她可以花很长的时间来抚慰因为受金正日的怒气而受伤的心灵。2002年夏天,她在莫斯科治疗由压力而导致的精神紊乱时,客死他乡,享年66岁。

成蕙兰悲伤地说:"她之所以走得这么早,是因为她不得不以那种方式与金正日生活这么多年,是那种生活害了她。"成蕙兰盛赞金正日非常疼爱他的儿子。当金正男还在襁褓中的时候,金正日会把他背在背上,并且耐心地哄它入睡。等孩子长大了些,金正日越来越相信金正男因为终日禁闭在别墅里而痛苦。所以,"我们在平壤东部与长寿洞的住所之间搬来搬去。因为孩子需要换换环境。由于不许出门,他都快疯了。"金正日偶尔还会让姐妹俩带着孩子去日内瓦和莫斯科的住所小住一会儿。而当金正日得知他的儿子未经他的批准结交了一个女朋友的时候,他大发雷霆,在一气之下切断了儿子以及成蕙兰姐妹的食品供应,并且威胁要将儿子送到乡下艰苦的煤矿。成蕙兰和家里的其他成员跪下来乞求金正日原谅这个年轻人。当然,金正日最终原谅了儿子,并答应彻底忘记这事。而两个月后,他又斥责手下没有按正常的情况订购食品,很明显,他忘记了是他自己亲自取消了食品订购。当今,已远离朝鲜的成蕙兰非常思念金正男。

人物评价